TRY TRY TRY

从你的臀部到你的脚 我想做一次长途旅行

【已完结完整版】Something in the water

Something in the water

分级:PG-13
配对:Frank/Diu(Tiw) Wud(Wud)/Diu(Tiw) 【括号中为官方后期对名字的更正 前文改起来太麻烦 故沿用之前的名字后文已换成新名字】
警告:生硬的少女心以及三角恋内容
summary:他喜欢他喜欢他


可能这完全是出于青春期荷尔蒙的影响,Diu觉得自己有点迷恋Wud。

一些晚上他会梦到与Wud相关的情节,尽管在清晨带着未醒的倦意洗漱时那些朦胧不清的对话会随着流水消失不见,但是指尖的触觉和手腕被握住时的滚烫感受却烙印在皮肤上,沿着神经带来逼真的刺激。

水流冰冷的冲过他的手,哗啦啦的声音差点盖过了窗外Frank的喊声。流水并不会给他答案,Diu快速的擦干了脸,拎起妈妈准备的早餐跑出去和Frank会和。

每天早上,Frank会趿着鞋子来到他家的门口。有时候是他带着两片夹着果酱的面包等着Frank,看他背或不背书包晃晃悠悠的身影慢慢走近,有时候他还在急匆匆换衣服时就能听到窗外Frank疾呼着要迟到了,就好像他真的在乎会迟到一样。但几乎每天Frank都会从他手上偷走一片面包–––百香果或者草莓馅,他们会分享面包、矿泉水、A片和几乎一切秘密–––除了他对Wud的迷恋。这并不是因为他担心Frank露出奇怪的表情,而是这秘密本身就像是一首糟糕的情诗让人难以宣之于口。

他想Frank也会有秘密瞒着他,这让那些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背叛感和歉疚减轻了些。

像以往的早晨一样,Frank并不高明的“偷走”了他手中的面包,而他则漫不经心地锤了Frank一拳。Frank仍然趿着鞋,衬衫拖在裤子外面,这种亲切的熟悉感让Diu暂时忘掉了梦中不现实的场景。

这样也很好,他默默地想。

---

Wud在一桌之隔的地方看漫画,Diu时不时的抬眼偷瞄他几下,Frank在Diu边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图书馆并不是适合他的地方,Diu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坐在这里而不是去打游戏或者健身。

他用脚踢了踢Frank的小腿,伸过头去悄声问他要不要走。Frank没有抬眼看他也没有说话,只是咔嗒一声关掉了屏幕迅速地站了起来。没有带书也没有背书包,所以Frank只需把手机塞到口袋里就可以出发,Diu合上数学笔记仍然奇怪他为什么会一起来图书馆。

Wud听到这边的响动抬起头假笑了一下,Diu想自己可能就是迷恋Wud这种假惺惺的微笑–––挑着眉毛勾起嘴角,让人很想弄懂他到底在不屑一顾些什么。

Diu可以站在那里慢吞吞的再收拾一会东西,在此期间Wud很可能会对他做出第二个假笑,但是Frank早已站在他身后不耐烦的踢了踢凳子而他自己也急需去寿司店吃点什么填补一下空虚的胃。

“快走啦我饿死了”,他快速的向Wud摆了摆手,勾起书包搭上Frank的肩膀。

“嗷,都是因为你收拾的太久啊。”

“好啦,快走。”

糯米、海苔和温热的茶水舒适的填饱了他的肚子,保暖思淫欲,他想,Wud的假笑又一次在面前浮现。

“发什么呆啊,Diu。”

“诶,没有啊。”

“不是发呆是在思春吗?”

“你闭嘴吧。”

他能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微妙的红了,于是装作很热的样子拍拍Frank示意他该走了。也可能真的是天气太热,Diu继续朝脸上扇风。

泰国真的很热啊,所以自己才会脸红出汗而心里像被潮湿的海风吹过一般搅满了含混不清的情感。


---


Wud叫他的时候Diu正在楼梯口等Frank,空气又闷又湿像盖了一层尘土,楼下的使君子一小丛一小丛开满了花。Wud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一点儿力气把Diu转过来面朝着自己。

“在干什么呢?”Wud仍是平常那般抬起眉毛看着他。

“没干什么呢,在等Frank。”

“哦,你们经常一起回家?”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Wud的手仍然没有挪开,就像它本该待在那一样停留在Diu的肩膀上,带着另一种热源尴尬而顽强的穿透衣物贴合着Diu的皮肤。一时间Diu以为Wud话中蕴藏着深意,但Wud只是平常一样勾着嘴对他笑。

仅仅是这样,加上他们之间距离和接触所造成的困扰就已经让Diu的脉搏发烧似的搏动。

空气在蒸腾,阳光毫不懈怠的逼近楼层的角落,汗珠滑下脖颈时微小的痒意也让人无可忍耐。他有些希望Frank快点上完厕所出来。

“是的,我们家住的很近。”他呼出一口气咧开嘴像毫不在意一样回答了问题。

Wud刚要再问什么,Diu瞥见Frank向这里走来,他退开一步朝Wud挥了挥手跳着向Frank跑去掩饰着自己不自然的表情。

“刚刚你跟Wud在说什么呢?”Frank抱着手臂看他。

“很平常啊,他问我们是不是一起回家。”

“你的脸怎么红了?”

“嗷,是太热了。”

胸腔中像是有一千只蜂鸟在疯狂的振翅,Diu悄悄地在裤腿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渴望有一瓶冰冻的汽水滑过喉咙冻住体内窸窣作响的细小因子。

“我们去冷饮店吧。”

“行啊,你很热吧。”

---


如果Tiw一个人放学回家速度会快很多。Frank在的话会故意走一些曲折的线路,歪歪扭扭的前进并且和Tiw时不时的撞一撞肩膀。两个人的话会有更多的乐趣,花更多的时间在路边冒着油烟小摊上的零食或者是简陋的寿司店,甚至有几次Frank半途拉他在树下就地坐了下来,他们就膝盖挨着膝盖看着一缕缕的阳光透过树叶笼在彼此身上。

在教室他倒是很少和Frank坐在一起——哪能老在一起呢。他经常和Wut做同桌,这样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收到Wut勾着嘴角的假笑并也咧着嘴做出回应,有时他会默默计数,为次数的缓慢增长而暗自开心。

放学的时候他正和wut兴致勃勃的讨论一部电影,他没太看懂情节,Wut也似懂非懂,但绚丽的特效和女主角丰满的身材已经足够了。

等他发现的时候Frank已经站在后面很久了。

“一起走吧?”Wut心不在焉的问道。

“不用了,我有约啦。”

“你约了谁啊?”

嘴永远比脑子要快一步,但是Frank丢下一句你别管了就趿着鞋子甩着手走了。

“不用说了肯定是妹子,”Wut做了个饱含深意的表情瞅着Tiw,“我送你回去吧。”

Wut开的是一辆在街头常见的红色小摩托。Tiw并不经常坐摩托,他戴上头盔暗自思忖了一下决定用手环住Wut的腰。急促的风混合着青草和香料的味道在耳边呼啸而过,他们像一只灵巧的鹿掠过行人留下一道烟尘,快速的穿梭在小巷里,时不时的颠簸带来一些平常却又古怪的短暂接触。

坐车回家的速度很快,Tiw摘下头盔想开口向Wut道谢但是Wut却避开了头盔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后他的腰也被另一只手抚住——仍然带着一些不容置疑的力量。

“明天我接你上学?”

震惊的感受多过了脸红的冲动,一时间如何回应让他感到十分困难:“你想干什么”似乎明知故问,“不用了谢谢”又太过虚伪,而且Frank还不知道这件事,Frank还不知道他暗恋Wut,Frank还不知道Wut可能已经对这种情感作出了回应。

“呃……”所以他只能发出这种不确定的声音,在一瞬间他似乎也茅塞顿开的明白了他认为的Wut的假笑可能只是调情的一种,而Wut似乎也精于此道。

“谢谢你送我回来。”他扔下头盔向家里跑去。

---

在踏进教室门口的那一刻Tiw迟疑的停住了脚步,无论是径直走向Wut身边的座位还是绕到其他人的身边都似乎会尴尬的有些难堪。他有些苦闷但脚步却不自觉的走向往常的位置,Wut已经坐在那看着他了,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昨天那件事的影响。

Tiw放下书包摆摆手打了声招呼,Wut笑着看他——仍然是那样调情一般难以捉摸。他伸出手搭在Tiw身后的椅背上,从某种角度来看十分亲密,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而Wut此刻的举动就像他们经历了一场美好、甜蜜的约会一般。

他听到女生那儿传来尖叫,Bella隔着三排座位戏谑的看向这里,Tiw皱了皱鼻子做出了个闭嘴吧的口型。 他有些厌恶自己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被猜疑爱慕和歉疚所折磨,惴惴不安又不知所措。

Frank一定也看到了这些。刚打过下课铃他就走过来拉着Tiw走出了教室,毫无疑问的身后又是一片尖叫。

Tiw有些气恼——一天之中两次在同学面前像个初坠爱河的小女生一样被取笑,这不仅让他觉得男子气概受到了侮辱也让他怒气冲冲。

“你干什么?”他快速地甩掉了Frank的手。

“你和Wut怎么了?”

“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那是你要当他老婆喽。”Frank抬着下巴嘲笑一般的说着。

“对啊我就是喜欢他!” 说完就抬起拳头要往Frank脸上砸去。

但他最终放下了手——在Frank目光的注视下。Tiw不能确信自己从中看到了什么,或许有些沉默的伤感和犹疑不定的衷情,但最终Frank只是默默无言的移开了目光。

“你和我,我们算什么…”

“我希望每天早晨都能看到你。”

Tiw曾经看到过那种眼神,在一些反光的玻璃墙和手机屏幕上,在他望向Wut却看到了那些物体上映射出的自己的模样。他一直想的太多又想的太少,始终望不到池底,然而Frank此刻这样看向他,眼光闪亮而真挚,嘴唇紧紧的抿起。心如露珠在草尖摇摇欲坠,Tiw知道了澄明的水底有些什么——一些一直在那的东西等待着他。

一个吻。

Frank的鼻子撞上他的又带着些亲昵的摩擦移开,最终他们温暖干燥的嘴唇碰到了一起。不仅只有信赖和友谊,还有一些尚未被察觉的虚荣和占有欲将要点燃。

沉默是此刻最好的氛围,Tiw闭上眼之前看到火红的阳光照在云朵的边缘。



---END



官方为他们的配词中Frank面对Tiw“我们之间算什么”的问题回答的是“I don't know” ,在这里我希望他能说出自己心底的回答^^
尽管尽力的想避免OOC但仍然有不符合人物性格的地方以及结尾略微仓促,对此我自己也很不满意,希望谅解也谢谢喜欢。

评论(16)
热度(54)
  1. watermelon icecreamTRY TRY TRY 转载了此文字

© TRY TRY T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