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Y TRY TRY

从你的臀部到你的脚 我想做一次长途旅行

【FT】【完整版】Duet(二重奏)

我估摸着大家都收到本子了就把电子版也发上来了…

配对:Frank/Tiw

雨像石头一样打在便利店门口的雨棚上,Frank抬头望了望天不知道这场突然的暴雨要持续多久。和他一样进来躲雨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的肩膀都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挨在一起,眼睛透过闷热而潮湿的五月的空气看着车辆溅起水花渐行渐远。

“麻烦让一下”有个声音穿过小声地抱怨和嘈杂的聊天进入Frank的耳蜗,这让他打了个激灵。随后他就看到一个身影挤过一个又一个的肩膀,像只海鸥一样钻进了暴雨中身形轻快的消失不见。他不可能忘掉这个身影,就如同过了这么多年以后他还依然记得那个声音。

街头音响里的女声唱着“coming home,I am coming home”像一架灰色的列车让Frank想起从前的时光。在很多年前,那个奔跑不见的人影还和自己一样是个急于变得成熟的小不点的时候,他们在放学的时候打着一把伞一起回家。东南季风带着从太平洋刮来的风雨降落,街上的行人匆匆举起衣服遮挡着自己四散跑开,Frank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拉着Tiw的胳膊,腿上沾着草叶溅上了泥点,伞被吹的东倒西歪而他们身上甚至比不打伞还要糟糕。急速的雨滴像一张白色的网罩住了他们,Frank在细密的网眼中看到Tiw咧着嘴大笑,于是他拉着Tiw甩掉了雨伞一起大叫着跑回了家。雷声轰然鸣响,他和Tiw踏着一汪一汪的水洼像两只精力过旺的小狗。

Frank的思绪被叫卖雨伞的小贩打断,他从伞桶里拿了一把,给了漫天要价的小贩200泰铢。从前他厌恶这些乘人之危的商贩或者是故作可怜的叫花子,而Tiw却总会纵容他们,他像一株在暖和温室成长起来的植物,始终带着春天温暖而包容的气息。Frank热爱他这种纯真却也曾被伤的不清,到后来倒是矫枉过正的憎恶起那些或真或假雏菊一样天真的面孔来了。

“生活艰难,并不容易”他看着那个小贩扛着伞桶在与别人讨价还价,摇摇头低叹一声打着伞离开了拥挤的躲雨的人群。

Tiw过得怎样了呢,他看见他步履轻快的奔向雨中,声音也是年轻快乐的样子,想必应该过的不错。即使没见到那个人的正脸Frank也几乎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Tiw,他曾十年连续不断的听着这个声音,在上课睡着的时候、放学回家的途中甚至是在接吻偶尔呜咽的时候。

他和Tiw停止接吻的时间和他们停止见面的时间差不多接近,在惨痛的分手之后Frank的父母刚好因为工作调动去了北揽。Frank赌气地没有联系Tiw,拒绝了他拨来的电话和发来的短讯,再后来Tiw也渐渐的没有再打来电话。而那个时候Frank刚刚心软要放下这段懵懂却失败的恋情重新联络起Tiw,却在每一次刚要拨通Tiw电话的时候想起他这么长时间没有来过电话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不是此刻正在浓情蜜意的和Wut约会。每当想到这里Frank便会气愤的放下手机出门骑着摩托穿梭在这座对他来说尚且陌生的城市里。

黄绿色的金合欢偶尔落下枯枝,Frank的摩托碾过它们发出短促的咔喳声,美景苦短,夏季马上就要过去。Tiw曾惋惜丰盛的夏日时光会转瞬凋谢,而他们在夏天总有许多乐子,Frank想起当时Tiw失落的脸庞捏紧了手把加速着冲过一个又一个绿灯,他和Tiw之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所以他只能在油门的轰轰声响中放声大哭。

等到Frank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再次回到这座而是成长的城市是因为公务,要不是公务出差Frank也不会再想回来。当年他的那群老同学,Peet和Ko还有Boss、Jet他们偶尔会联系,无非也是一些客套和追忆往事,高一时大家无处安放的荷尔蒙在班里造成了不少事端,后来也没人会尴尬的提起。他知道Peet做上了不错的职务,Jet和New又纠缠了好几年,但他从未问过Tiw怎样——Tiw过得好吗,他和Wut还在一起吗,他绝口不提这些问题自然也没人告诉他。Frank站在二十四层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夜晚闪烁的霓虹在雨中变成各色模糊的光圈,Tiw回家了吗,淋雨了吗,他住在附近吗,即使努力克制自己Frank也忍不住去想。

---

Tiw到家的时候T恤已经湿了大半,pizza在他刚进门的时候就扑到了他的身上。pizza是他的小狗——一只刚刚成年的小猎犬。Tiw的朋友曾经嘲笑过他给狗起这种名字,但Tiw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叫boss希望小孩长大能够当老板,叫guitar希望小孩有音乐天赋,有god这种名字的顽童的爸爸一定希望别人问起“您就是god的爸爸吧”,那我的狗狗为什么就不能叫pizza,我每天晚上抱着pizza入睡的时候都不会饿而会很安心。

Pizza摇着尾巴从Tiw的纸袋里叼走了一根香肠拖到自己的窝里,Tiw脱下T恤和裤子拽着浴巾就冲向浴室。他还记得小时候自己淋了一场大雨后狠狠地生了一场病,鼻子被擦的红彤彤的坐在医院里打吊水,Frank 每天放学都回来看他并给他带来今天的作业和笑话。

淋浴喷头的水夹着舒适又热气腾腾的蒸汽,Tiw感到自己的身体逐渐暖和起来,想起从那之后每次淋雨Frank都会快速的把自己推进浴室然后靠在门口陪他聊天并且递上浴巾,他能看见磨砂玻璃门上Frank的影子,被磨砂柔化了轮廓和暖黄色的灯光交织在一起,就像神话传说里的守护神。当时的Tiw情不自禁的用指尖在玻璃上画出Frank的轮廓,磨砂遇到水变得有些透明,门外的Frank转过身开玩笑地说我看见你了。

Tiw今天太累已经没有力气来嘲笑自己又一次的想起Frank,他总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想起Frank来或在脆弱无助的醉酒的清晨想起Frank手掌用温暖安抚人心的力量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Yut曾经嘲笑他既然想念故友为什么不干脆去找他,而Tiw总是摇摇头抿着嘴唇拒绝了这项提议。

他把头整个伸进水流中,即便没人看见他还是想掩饰自己因为再次的想起Frank而难过的湿润了眼眶。

在Frank之后他也交过许多好朋友,也有过贴心的男友,会在他胃痛的时候体贴的替他按摩。但他们没人知道自己的胃痛是因为小时候和Frank一起吃了太多的冰淇淋,虽然如此但是冰淇淋或Frank都不应为自己的胃痛负责,如果要怪的话就只能归咎于小孩子不懂得节制,遇到好吃的或心仪的东西总是不加限制的索取到头来反倒害了自己。如今他已经不是那个七、八岁因为胃痛而哇哇大哭的孩子,也不是那个十五、六岁不大不小的少年为了模糊不清的情感而自责伤心,但是现在的他仍然会为一场大雨而心事潮湿。

当他推开浴室门的时候,pizza已经解决完了那根香肠,兴高采烈的将头蹭上Tiw湿漉漉的光腿,带着小狗顽劣的好奇试图舔掉那些水滴,并在被制止后可怜的看着Tiw。

“亲爱的你,莫为死者悲伤,毋须缅怀夏日喜乐与年少欢庆,这一切都将成为美丽回忆”Tiw边擦干自己边对着pizza念着这首诗。

Frank一声不吭的转学后,Tiw度过了一段痛苦的日子,Wut很贴心的在一旁安慰他但Tiw始终在自责,并往一切坏的方向去猜测Frank为什么离开。他们都知道因为这场变故Wut和自己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愧疚和伤痛并不是呵护恋情的好环境,Tiw想Wut是个很好的男朋友,他应该值得比自己更加成熟和专心的恋人。

从那时他开始阅读很多诗歌,将少年无处排解的感情给予在书页中,他的初恋开始和结束的都短促并激烈,像夏日到来和离开都浩浩荡荡的雷雨。虽然在七年前他就没再和Frank见过面但就像地里埋藏的种子总会记得第一滴雨水,在往后的恋情中他总不自觉的想起Frank,Tiw交过的男友中有的人接吻太急切有的又太温柔,还有的过于普通早已变得模糊不清,但他记得自己与Frank 的第一个吻,带着冲动和疑惑在窗台边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Tiw靠在床上,抱着双腿看着窗外闪烁的灯火,pizza拱进他的腿间,吐着舌头要求爱抚。“你说他为什么从不联系我,他一个电话都没打过给我”Tiw抚上pizza毛茸茸的脑袋几乎是在抱怨,“他会想我吗”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就像是在呓语一般。

“就像我想他一样吗”

---

隔天Frank又去了那家便利店,昨日暴雨的痕迹已经消失殆尽,雨水融入松软的泥土或者流入阴暗的下水道沟渠,地面上仅有几块地方还有潮湿的印记。Frank推开店门转了一圈站在饮料柜台前望着一瓶瓶汽水按着口味整齐的排列着等待着他挑选,但他并没有购买的欲望,他走进这家店也并不是为了购物。

就像是安排好的戏剧,在他呆站了几分钟后听到一个轻快的声音在和店员打着招呼。Frank站在柜台的深处抬眼向门口看去,那个人穿着灰色的T恤和深蓝色的短裤,头发精心打理成随意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见到春光的一颗樱桃树。过去的画面和现在的重叠在一起,Tiw的脸颊少了些柔和的线条变的有些棱角,Frank站着不动而Tiw也没有转过头来看见他。他凝神看着这别人眼里无聊的顾客挑选商品的场景不明白这景象为什么让他的心跳加速,汹涌的感情像不由分说前进的海浪,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仍然会心动。

他看着Tiw掏出钱包,付款又离开,沉重的空虚和失落开始降落。

Frank并不擅长跟踪或是追逐,他曾经擅长过,但是结果却不如人意。如今他安慰自己只是为了看看多年不见的故友生活的如何便一路跟到了Tiw的家门口。

这是一栋公寓楼,Frank向上望去不知道Tiw住在第几层,是那个露台长出繁茂植物的十五层还是有着暖黄色灯光的十七层。他曾经知道Tiw的一切,他的喜好和厌恶,他爱读的书和讨厌的作家,喜欢寿司但是拒绝西兰花,甚至在Tiw没有认清自己感情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也喜欢Wut。但是今天在沉沉降落的夕阳下,Frank看着公寓楼一家家亮起灯却连哪一盏是Tiw的都不甚清楚。

太阳西沉,时光匆匆流逝,Frank从未感到像现在这样孤独。他想起明天是自己停留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七年前自己拎起那一包行李头也不会的离开直到今天才再次踏足,他甚至预料不到下一次再回来会是哪一年,或许他和Tiw不会再见面,或许下一次再见Tiw已经不是今天这般年轻快乐的样子。

---

Pizza是只活泼好动的小狗,如果那天Tiw没有别的事务要处理就会带它出去玩两次,一次在清晨一次在傍晚。他和Pizza都很喜欢家门口的那个花园,这个季节会有一片片粉紫色惹人喜爱的风雨花,还有白色的吊钟花垂在空中被风吹的轻轻摇动,pizza时常挣脱了狗绳湮没在藤蔓和蕨类植物中,Tiw就跟着它汪汪的叫声奔跑着,看着它的身影时不时的从丛生的野草和稀疏的树林里冒出来。他从小就喜欢小狗,但是母亲却因为怕麻烦而不愿意养,所以他经常在放学的时候和Frank蹲在路边和别人家的小狗一起玩,Frank抱着狗坐在Tiw的身边,那只奶白色的小动物总是试图逃脱Frank的控制往Tiw的怀里钻而Frank拼命控制着它,最终他们一起倒在了Tiw的身上。Tiw还记得Frank快速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拉起了自己,他也记得当时Frank眼睛里明亮的喜悦,他说要和Tiw一起养一只小狗。

Pizza不安分的用鼻子和眼睛寻觅着蝴蝶的痕迹,Tiw拉着它在花园的小径上慢吞吞的走着,昨天的暴雨让风雨花开得更加明艳动人,他看见黄昏紫色的光影填满了城市的边际线,远方写字楼的玻璃幕墙上燃烧着金黄色的火焰,身边散落着三三两两拖着手的情侣。Tiw像往常一样往花园的中心走去,那里有处可爱的小石凳,他经常坐在里喝一杯咖啡看着Pizza和其他家的小狗在草坡上追逐。

他走向他的石凳,但发现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他不会认错,即使在薄暮即将告别稍显昏暗的傍晚,即使他只能看见模糊的背影,在那株大点的高榕树和稍矮一些的贝叶棕下坐着的是Frank。

Tiw没法想象Frank为什么会在这里,在离自己家只有五分钟路程的花园里像疲惫的旅人一样随意的坐着,他想上前去叫他但心里恐惧又害怕。他向Jet打听过Frank,而对方说他也只知道Frank去了北揽,鉴于当初分手的情景Tiw不知道过了七年之后Frank还想不想见到自己。他想起诗中的语句,曾经轻狂高亢的歌而今像老翁的暗哑只是徒增伤悲,Tiw咬着下唇感到心如擂鼓胸腔震颤。

“Frank!”起先他走近小声而含糊的叫唤着,然后则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和感情大声喊了出来。

Frank先是僵住了一般而后转过身来看着他,Tiw在短暂的对视后快速的低下头来。他看到过黑塞写他与青梅竹马的恋人多年后再次相遇,岁月的痕迹爬上脸庞但仍让人怦然心动。

---

他们并肩坐在小石凳上,身边放着Tiw自告奋勇去买来的咖啡。Tiw跑去买咖啡的时候Frank帮他看着狗,他问起pizza名字时Tiw不好意思的低头咕哝了一声,说完就拿着零钱快速的跑走了。当Tiw端着两杯咖啡缓缓走来的时候,Frank发觉自己是如此想念他以及想念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在他其他的朋友中没有人再会给狗起这种幼稚可笑的名字,也没有人像Tiw一般天真娇憨的并不使人厌烦。

Tiw在他身边小口啜饮着咖啡,Frank说他因为公务出差而来,Tiw说自己只是散步路过,而后他们就各自喝着饮料不发一语只剩Pizza在为这沉默不满的叫着。

Frank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感受着晕染在头顶树叶上的夜色渐沉,他问起Tiw现在生活的怎样。Tiw像是突然被惊到一般呛了一口开始猛烈的咳嗽,Frank赶快抚摸着他的后背像从前一样轻轻的拍打着。

Tiw瞪圆了眼睛捂着胸口,在Frank的抚摸下慢慢平静下来,“我现在一个人住”他快速地回答而后仿佛又是意识到了这话里蕴藏的含义而羞赧的垂下脑袋。

Frank的手仍然放在他的后背,抚摸小动物一样顺着他的脊骨温柔的向下。Tiw抬起眼睛看着他,嘴唇因为紧张的咬噬而呈现出樱桃的色泽。如果换作从前Frank早就会凑上头去偷一个吻,但他已经不是那个不管不顾的十五岁少年,他的意志力克制着想要亲吻的欲望,曾经被拒绝的痛苦也在提示着要理性行事。

Tiw转过头对着前方的空地,他说Frank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Frank知道Tiw和他一般珍惜着他们的友谊,他们曾一同度过了生命的大半时光但在青春热烈的年纪却互道再见没再见过面,即使现在他们仍然年轻好看却也要嗟叹一声旧时光去一去不回。他轻轻捏着Tiw的胳膊说我没有真正的怪过你,我只是不知道要以怎样的身份和你再联系。

Tiw点点头咬着下唇,Frank不知道他是因为和自己有一样的困扰还是陷入了思考而显得心事重重。于是他们之间再次陷入沉默,各自回忆着往事:曾经的道别,夜里的热吻还有课堂上在桌肚下悄悄拉起来的手。过去他们总在一起,被同学嘲笑连体婴一般也觉得幸福快乐,仿佛他们天生就该这样。

他并不是没有怪过Tiw,但是等他长大渐渐能客观地看待这一切时也能渐渐放下,最甜蜜的情人间的爱也不是对等的,更何况Tiw只是用着和他不同的方式爱着自己。

Tiw长呼一口气试图打破沉默,开始问起他生活的怎样、工作怎样、现在有伴吗,并用喋喋不休掩饰自己的紧张,Frank玩笑般的说“如果你再说下去我可就要吻你了”,他本以为这会让Tiw红着脸闭上嘴,虽然是个稍显过头的玩笑但儿时玩闹的天性此刻又冒出头来,但是Tiw出乎意料的没有羞恼却凑上来亲了自己一口。

这个吻像蝴蝶振翅一样短暂,Frank感到尘土和花的香气还有Tiw身上一闪而过的温暖的气味。当年两个人的友谊变为爱情,爱情又像被命运捉弄般枯萎,而多年后再见Frank能感到Tiw和他一样还会因为彼此心跳加快手心出汗。Frank没想到Tiw还像小时候一般想到什么就立即行动,他几乎要感谢时间没有带走他身上这些可爱的特质。

与其说这是个吻不如说只是嘴唇短暂的触碰,但在这个瞬间Frank感到心底多年的期待破土而出混合着喜悦变成了一股冲动。

他抚摸上Tiw的小臂,光滑的触感和当年一样熟悉,然后他抬起Tiw的下巴望向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开始凑近了亲吻。不像他这些年他有过的其他亲吻,这个吻里几乎没有情欲也并不急躁,Tiw闭着眼睛亲昵的蹭着他的鼻尖就像他们并未分开这么多年也并不是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Tiw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他甚至能品尝到他嘴里咖啡的味道。

他们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好像一对感情甚笃的情侣般平常地亲吻着,Frank双手捧着Tiw的面颊而Tiw则侧过身子一只手搂上Frank 的脖子,先是嘴唇的接触而后他探进了Tiw的嘴巴,此刻他们的感受一致,宛如拥有同一份心跳,直到两个人都无法呼吸才喘着气分开。

Frank还有一张日期是明天的机票,Tiw也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但Frank开始变的对明天毫不在意。他们都经历过挫折和重新出发,而当再次心动的时候Frank知道自己除了接受并跟随别无他法。

Tiw的手指缠绕上他的,饱满的嘴唇李子一样甜蜜,Frank毫不犹豫的啄住了他的目标。没有人能像你一样了解我,也没有人能像我一样了解你,他们像两块失散了多年的拼图又再次契合上对方的空隙。


---END

注:文中的诗歌来自赫尔曼黑塞

评论
热度(18)

© TRY TRY TRY / Powered by LOFTER